公共卫生

医生们在

2020年6月1日研究所的工作人员

当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00万,仅美国的死亡人数就超过10万人时,新冠肺炎可怕的死亡人数已经清楚地显示出来。但早在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宣布大流行、全国范围内的关闭仍是谣言之前,卫生、医学和社会项目(Health, Medicine and Society Program)就认识到,迫切需要建立在健全的科学和政策基础上的对话。今年2月,三位美国领先的传染病专家在该研究所的公共卫生研讨会系列上就传播、死亡率、旅行限制、隔离措施和治疗发表了讲话。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在加入白宫的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Coronavirus Task Force)之前就加入了该研究所的对话。他指出,“作为可部署对策的一部分,疫苗至少在一年内不会出现在混合方案中。”他警告说,一旦一种疫苗问世,开发者将不得不“冒着风险”前进,这意味着“你要在你希望可能奏效的东西上投资数亿美元。”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Immunization and Respiratory Diseases)主任南希·梅索尼耶(Nancy Messonnier)解释了禁止一些外国人入境的决定:“我们的想法不是要把美国封闭起来,防止这种疾病。”她说,我们的目标是“争取一些时间来开展我们其他的大流行计划”。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埃博拉应对协调员罗恩·克莱恩(Ron Klain)强调,需要“让科学和专业知识推动应对”,而不是政治。随着国家越来越远离公众生活,这三位演讲者似乎都有先见之明。

aspeninstitute.org/health-medicine-and-society